游游旅行

   人民币(CNY) 您的购物车中有 0 件商品,总计金额 €0.00。

收藏本站 如何购买 意见反馈

【利物浦】周边一日游(Liverpool)

【伦敦】日不落帝国的心脏(London)

英国在1588年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,从西班牙手中接过了“日不落帝国”的接力棒。

是年,伊丽莎白女王继承王位整整30年,距离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一世发表著名言论:“在朕的领土上,太阳永不落下。”不过半个世纪。话音犹在,千帆已过。

之后的300多年间,资本主义发展迅速,工业革命更让英国成为无可争辩的经济强权。维多利亚时代的大英帝国步入了鼎盛时期。英国经济学家杰文斯在1865年曾这样描述道:北美和俄国的平原是我们的玉米地,加拿大和波罗地海是我们的林区,澳大利亚是我们的牧场,秘鲁是我们的银矿,南非和澳大利亚是我们的金矿,印度和中国是我们的茶叶种植园,东印度群岛是我们的甘蔗、咖啡、香料种植园,美国南部是我们的棉花种植园。

(圣保罗大教堂前手握权杖和君主宝球的安妮女王(1702-1714)雕像)

在这段黄金时期,随着王国统一,王权进一步巩固,英国的经济中心伦敦扩张加速,大兴土木,大规模人口涌入,令这座城市变得拥挤不堪。从严格意义上来说,伦敦并未获英国城市地位,算不上是正式城市,其心脏地带伦敦市(City of London)和西敏市(City of Westminister)才是城市,这两个地方分别发展为今天的伦敦金融城和王室政府所在地。

伦敦不少著名建筑物的前身在诺曼实现征服的中古时期兴建,但发生在1666年的那场著名的伦敦大火,几乎烧毁伦敦全部建筑,都市建设却因此有机会重新开始。这其中便包括今天所看到的宏伟建筑——圣保罗大教堂(St. Paul’s Cathedral)。

圣保罗大教堂是世界第二大圆顶教堂,仅次于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,也是向其致敬之作,由克里斯托弗. 雷恩爵士主持修建。他原本的设计方案希腊十字架形状由于不符合传统,遭到了反对,后改为现在人们看到的拉丁十字架形状(希腊十字架和拉丁十字架的区别在于上下长短比例不同)。我们的伦敦城游览第一站便是圣保罗大教堂。

教堂内严禁照相,但提供中文的导览册。教堂以圣人保罗命名,以纪念这位最早将耶稣的好消息带到欧洲的基督徒。从西面门廊步入教堂内部,穿过中殿,瑰丽堂皇的穹顶下方往前,诗班席是教堂中最为华丽庄严之处,烛光闪耀背后是木刻浮雕的精美,抬头可见精致无比的天顶(下图)。恰巧遇见唱诗班正在练习,天籁般地童音合唱在管风琴的肃穆庄严的配合下,让人内心渐趋平静,这也许就是宗教的力量。所谓隐喻,和赏画一样,选择与内心的呼应,和找寻自己所能理解的。

我们之后兴致勃勃地爬了257层阶梯,就将随螺旋状上升的阶梯迷失之际,终于来到颇为有趣的耳语廊(whispering gallery),体验一把它的神奇。梅子找了一个通孔,凑上去压低声音喊了几句,奇妙的回音效果让我在圆形回廊的对面都能清楚听到。我和梅子兴奋地实验,一旁的小韦和妞妞早已疲惫不堪了。(早班机到达不好的地方——不能充分休息就要疲于奔波)

从耳语廊继续往上100多层阶梯,可于塔顶眺望早已不是“雾都”的伦敦景色,和穿过市区的泰晤士河。

正午的太阳如同我们饥饿的肚子一样焦灼,我们无意流连,匆匆下撤,离别这座象征着英国人民的精神支柱, 被视为火焰中飞舞的凤凰再度升起的地方,寻觅我们此时急需的物质食粮。

塔桥(Tower Bridge)是维多利亚时代的惊艳之作,体现了精湛的技巧。英国引领科学和工业的长足发展,特别是蒸汽机的发明,令人类的生活有了一个质的飞跃。塔桥于1894年竣工,很快成为了伦敦的标志。两座哥特式塔楼里设有升起车行道让大型航船通行的机械装置,靠蒸汽发动机提供动力拉升桥面,在当时看来,实在是了不起的发明建筑。直至今天,车行道依旧有机会升起,但这机会已经变得微乎其微,0.1%。

有一首街知巷闻的英国儿童歌曲《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》,通常认为歌中的London Bridge说的便是这座桥。但其实London Bridge另有其桥,一座外表极其普通却已默默存在了几百年的石桥,就在大火纪念塔(Monument)的旁边,如果不是见到桥身上“London Bridge”的字样,很可能也就被游客们忽略了。如果将泰晤士河喻为银河,那么伦敦的各部就是银河周围的星辰,中心地带则是特拉法尔加广场,国家画廊所在地,以后再说。

离塔桥电梯运行的时间还早,我们百般无奈又爬了300级阶梯,拖着沉重的双腿来到塔桥上部的连廊参观。这里正在展出世界各地别具特色的桥梁照片,我惊喜地发现其中的大部分我都去过了,例如,法国阿维尼翁的断桥和美国纽约的布鲁克林大桥。通道两侧均以玻璃隔断与外界的联系,据说这里在1909以前是选择自杀的热门地。女生们对桥身的发动机装置一致表示兴趣不大,在领略了泰晤士河沿岸一小段风光,我们决定动身前往格林威治(Greenwich)。

(塔桥)

(塔桥上看泰晤士河)

格林威治在伦敦的东南远郊,我们在码头跳上一艘快船,沿着泰晤士河而下,大概20分钟即到。这里因本初子午线而闻名天下,可子午线最早并不在英国,巴黎和大西洋上各有一条。子午线,又称“玫瑰线”,起源于法国巴黎。在巴黎圣叙尔皮斯教堂有一处著名的古庙遗迹,它的南北中轴线上有一根铜线,是古人用于计量时间的日晷。每天,当阳光通过南墙上的洞眼投射进来,光束就顺通线上的刻度逐步地移动,宛若看见时间的流逝。这根铜线被称为“玫瑰线”(《达芬奇密码》有提及)。将玫瑰的单词Rose字母交换位置就成了希腊神话中爱神厄洛斯的名字Eros,这同时也象征着对人们灵魂方向的指引,直到今天,航海时辨认方向的工具仍被叫做“罗盘玫瑰”。巴黎的玫瑰线曾被定为地球的零度经线——本初子午线。但是,凭借大英帝国的雄厚实力和话语权,1884年10月13日在美国华盛顿召开的国际天文学家代表会议上,尽管巴黎零度经线的设立比格林威治线要早,但本初子午线的荣誉最终被格林威治夺走,作为计算地理的起点和世界标准时区的起点。据说,法国人并不服气这个决议,在本国发行的地图上,仍将本初子午线定在首都巴黎,直到1911年。

(位于公园至高点的格林威治皇家天文台)

(本初子午线,真的是一根线,一旁还刻有北京等各大城市的经度)

日不落帝国不可一世的霸权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受到重创,特别是二次大战后,随着全球民族主义运动的兴起和英国国力的日渐式微,其殖民地纷纷独立,与此同时,新兴霸权国家美国的崛起,也促使大英帝国逐渐瓦解。在二战期间叱咤两栖战场,扮演诺曼底登陆中重要角色的贝尔法斯特号巡洋舰,如今屈尊于浅浅的泰晤士河道,成为了漂流海军博物馆。曾经的荣耀、辉煌和沧桑,统统都凝入了舰身漆上的几个简单的字母——"B-E-L-F-A-S-T"。

(贝尔法斯特号巡洋舰,背后便是塔桥)

从格林威治搭乘轻轨DLR回到伦敦的Canary Wharf(金丝雀码头),已是这天的傍晚时分。从我们从5点半下飞机,到现在已经整整12个小时过去了。可此时的伦敦新金融区华灯初上,上班族们精彩的夜生活才刚刚拉开序幕。

这一区是所谓的精英地界,各大金融机构和专业机构汇聚于此,其中便有投行欧洲总部和Big 4。放眼望去,全是深色formal装束的professional们,头顶仍是滚动的股票信息,下面俨然人声鼎沸了。他们就这样,人手一杯啤酒,站在那儿,斋聊八卦,可以呆上一整个晚上。

好客的Steven伉俪在此款待我们吃意大利菜,我还见识了粉色的餐前酒Rose,很好喝。在我们的身后,便是受金融危机打击刚倒闭不久的Lehman(雷曼兄弟)。现在,整栋大厦人去楼空,只剩1-2层还亮灯,在做清算之事。有着150多年光辉历程的雷曼兄弟,就像昔日的“日不落帝国”,终于看到了日落的一幕。

(下班后熙攘的人群,听说金融危机前的广场人满为患)

(雷曼兄弟大厦,已不见logo)

 

摘自网络

【利物浦】周边一日游(Liverpool)